E0217.jpg

舊時代的郵差應該會覺得自己比較幸福吧,只要想到經手傳遞的訊息不論喜怒哀樂都被人用心等待著就夠了,不像今日,電子郵件的盛行加上手機的普遍,還用手拿筆一個字一個字寫信的人都可稱之為稀有動物了,於是郵差的任務除了傳送各行各業的廣告DM,剩下的大多只剩政府單位發出的各項稅金/罰單通知,想起來還真是令人感傷。

「親愛的茱麗葉」是一本由大部份是書信,小部份的短箋,和一點點筆記組合而成的小說,原名是「根西文學與馬鈴薯皮派讀書會」( 其實我較愛這個),雖然一封封書信開頭都是 xxx給茱麗葉的信 或 茱麗葉給xxx的信,但因話題包羅萬象,一路讀下來非但不枯燥,還樂趣橫生,對應著女作家的個性,作者筆調顯得輕快詼諧,其中茱麗葉跟英屬根西島居民的通信互動的確容易讓人聯想到「查令十字路84號」,時代背景差不多的英國(查一書的女主角住美國),女主角正好也是作家,書中人物更都是因「書」結緣,但除了這一些,其他重疊的地方並不多,所以硬要把兩本書拿來相比其實是不必要的(結果還不是比了^^")。

這本書雖以女作家茱麗葉為中心,但有很大篇幅是在講德軍佔領時期根西島民的生活,因戰爭而生的悲歡離合,島上居民間的情誼,戰爭的無奈,透過不同人的角度分別述說,一一在信件中揭露,讀者自始至終只站在旁觀者的立場,所以不管哀傷或溫馨都淡淡的-淡淡的卻很有餘味,其實就此結束,我也會覺得這是本挺不賴的小說。

但一直到出版社老板席尼那封「席尼給茱麗葉的信-七月十二日,一九四六年」有著畫龍點睛之妙的信出現後,再繼續往下看,居然覺得另一種風貌倏忽浮現,連之前已經讀完的段落都因此生色不少,只利用一封信就讓整本書讀起來有那麼大的差別,不得不佩服作者高明的寫作技巧。

除了戰爭的部份,「根西文學與馬鈴薯皮派讀書會」的組合也頗讓人欣喜,不論是讀相同的書所產生的共鳴或因喜愛的書不同而各執己見,看在愛書人眼裡,大概都只覺可愛逗趣,而那順便挾帶的一點出版界八卦和狗仔文化,也更凸顯女主角迷人的個性。這些無疑的對本書都有加分作用,因為在艱困的生活中,還能展現出對生命的熱愛跟人性的光輝,往往會是讀者樂於欣賞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imei 的頭像
seimei

任性逍遙

sei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