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4635_2  IMG_4636_2      
一早的天氣正如蔣老師唐詩講座
(2/25)那天說的:「我不知道高雄是否還需要詩?」
小葉橄仁的葉片在陽光裡如黃金般的閃耀著,淡紫色的苦棟花也開始開花了,愛河河堤邊還有一種整株沒有葉片只開滿鮮黃色花的不知名植物,其實我不會刻意注意那個花開是何時節,但每每看到熟悉的花影總會想著,喔~又到了這個季節了啊!

四天的連假我留了一天給自己,相較於中北部的壞天氣,南台灣的陽光倒是很賞臉,每天報到。沒有賴床的我原本是打算先去爬個小山,中午過後再決定是去看場電影
(本來對「雨果的冒險」很有興趣的,但適逢這兩天得了許多大獎,肯定人很多),或到西子灣英國領事館喝個下午茶,因為當年曾在中山大學上了半年的程式設計課程,所以對這所知名的大學是有某種程度的親切感的,不記得在學習的時候英國領事館是否已開始外包營業,但沒印象有跟同學去過,那段時間對於到處玩樂和KTV倒是記憶猶新,重回職場後和同事去過(一次或二次)是在晚上,看了高雄的夜景,和朋友也去過一次,看了西子灣美麗的夕陽,後來因為大陸遊客多了,也就沒想過再去,只是前一陣子聽說了休館整理,最近剛重新開放,才有了再去看一下的念頭。

 IMG_4637_2

只是當我到達柴山登山口,就知道一整天的行程都不宜再往下走,那滿坑滿谷的人啊
~連爬山這麼健康的活動都這麼多人,其他地方更不用說了。心裡想著回家繼續睡覺算了,剛好回家途中經過高雄美術館,看似人不多,而目前正好有二個特展 - 法蘭西斯‧培根【浮於世:法蘭西斯‧培根特展】和陳澄波【切切故鄉情】,我本來想先弄清楚法蘭西斯‧培根是誰再去看展的,但擇期不如撞日,就決定先去看看了,可能還早人果然很少,更令人驚喜的是找到不購票處的我到服務台詢問,得到兩個特展都不用錢的好消息,於是就這麼過了一個還不錯的上午。

這次高美館的培根展是以他後期的素描作品為主,根據看完展之後的惡補,發現法蘭西斯‧培根(1909~1992,對二十世紀繪畫有重要改革性的代表人物)比我想的還要有名,而且新聞的標題一直強調「高美館培根展 50億元畫作免費看(賺很大呢),不過完全沒準備就去看展這還是第一次,因為2/25才開展,所以高美館方面現場導覽也還沒排,又不想租借語音導覽,真真切切是用「感受」的。反正培根自己也說:「很少有人能真的去感受繪畫,人們總是對畫作加以解讀詮釋 即便是那些最聰明的人,他們以為自己很懂畫作,但能在美感上對繪畫有所感動的人其實少之又少。」(我在現場的牆壁抄來的)

 IMG_4642_2

另一邊的陳澄波展人多一點但也沒太多,對於陳澄波就多了一些概念,但對其畫作還是第一次這麼有系統的觀賞,除了風景油畫,也展了一些人物和淡彩素描,在看陳澄波年表大事記的時候還想著「因為
228 事件才更加深了他的傳奇性」,算是每年228都會被提到的知名人物,卻直到晚上才想到,這一天不就是因為 228 才放假的嗎?(所以一般人有假放就好,是不會去想太多的) 也算是有趣的巧合。

從美術館出來的時候還有一絲陽光,想不到五分鐘後天氣突變,不只颳風下雨,落葉狂飛亂舞,氣溫也急速下降,杖著離家不遠懶得穿上雨衣一路淋回家,吃完午飯後躲在棉被裡聽音樂,兩點多發現氣侯恢復正常,又晃去住家附近的誠品,結果連誠品裡頭平常小貓沒兩隻的附設茶坊都客滿,於是得到一個,放連假大概只有美術館不會太多人的莫名結論。

※這兩天如果有帶相機出門,再來補拍河堤邊的花
^^

創作者介紹

任性逍遙

seim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