掩卷閉目的那個時候,不自禁的挺直背脊,深深的長長的呼了幾口氣.....

讀書的幾個小時中,彷彿自己親身站在城市的邊緣,目睹了這一場災難的發生,二千年前的四個日子,化為今日的四個小時,在跨越的時空下顯得既漫長又短暫,因為結果早已注定,作為讀者的我急著知道作者要如何描繪這一場鋪天蓋地的巨大災變,到底在那樣生死一瞬的情況下,人性會以何種形態極致的展露,但作者似乎無意取悅著急的讀者,只是照著自己的步調,或者說是二千年前每一個日子該有的步調,一步一步往前推移。

故事從引水道的異常開始,而徵兆在更早以前就發出警訊,隨著水利師的調查,部份龐貝居民的日常生活在眼前鋪展開來,龐貝果如許多人說的是奢靡、繁華的情慾之城嗎?在本書中這一方面並沒有特別被放大,我們一邊在讚嘆那方便偉大的文明生活之餘,只會看到這一個城市有一些暴發戶,有一些官商勾結,有一些權利或貪腐之類的活動在進行,頂多妓院比其他地方要多了幾家,但只要有人的地方大概都脫離不了這些事,若說因此而導致火山的爆發,實在是太不厚道了點,何況還有普林尼這樣優秀的人也逃不過,那只是一場天災,而不是天譴,否則怎麼不管是神殿或妓院、是善是惡、不分貧富貴賤都難以幸存。

「她看見一個聞名世界的城市。我們的神殿。我們的圓形劇場,我們的街道,擠滿說各種語言的人,她在蛇膽裡看見這一切。遠在各個皇帝變成塵土,帝國煙消雲散之後,我們建造的一切依然屹立。」 ~ 女巫歐諾瑪絲的預言 (P.240)

或許龐貝與其他古蹟的不同處是,由繁華到廢墟的過程中,一個人來人往,朝代更迭,留下來的只是一些建築文物證明當時文明的殘跡,而埋藏在地底下千年的龐貝城則連居民都原封保留了,這才是最令人感到震撼的,二千年前的生活就這樣赤裸裸的呈現在我們眼前,所以更令人觸目驚心,也憑添了更多故事的想像空間。

我沒到過龐貝,但見識過羅馬的引水道、競技場、神殿...等,那樣的文明,是驚人的,「人定勝天」似乎是很好的形容詞,但人真的能勝天嗎?一場天災可在二天內就勝過人們努力一千年二千年,或許人還是對自然尊敬一點,別老想著要征服自然,就像一位爬山的老前輩對我們的敦敦教誨,爬山時不要想著「攻頂」,而是懷著崇敬之心,一步一步穩穩的爬著,傾聽山的聲音,那才是和大自然的相處方式。

PS.借用一下英文版封面,我唸的是如果出版社即將於三月份發行的中文試讀版

PS2:在看「埃及,是這樣是那樣!」時,看到一個有趣的資訊,順便補上,原來老普林尼是第一個測量埃及金字塔的人呢!P.67 (03/25/2008)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imei 的頭像
seimei

任性逍遙

sei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