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881da294b58.jpg 

最近新聞出現一個很有趣的議題,在一片哀鴻遍野的不景氣中,被稱為「宅經濟」的電玩展卻殺出重圍一枝獨秀,顯示越來越多的人花更少時間與人面對面相處,花更多時間營造以個人為中心的虛擬世界,這跟艾西莫夫「裸陽」裡高度發展的太空族索拉利人的生活形態有太多地方不謀而合,靠著高科技享受方便而隱密的生活,與人面對面相處的社會生活卻一塌糊塗。

在「裸陽」的故事中,於「鋼穴」裡合作的地球警探以利亞‧貝萊和奧羅拉的機器人‧丹尼爾‧奧利瓦二度搭檔,受託調查一個謀殺事件,在索拉利人與人之間的來往都靠視訊,生活的一切則由機器人負責,幾乎不可能親自面對面,所以發生了難以想像的謀殺事件也沒辦法解決,不得不借助地球的警方.....。固然艾西莫夫再一次完美的運用機器人三大法則的漏洞寫了一個精彩的故事,但更值得探討的是,書中剖析離開自然群居在鋼穴裡的地球人,和生活在開放空間卻獨居的索拉利人之間的對比,如此不同卻又那麼相像,身為「人」對自由和與人接觸的渴望,很多東西都殊途同歸,只是盲點不同而已。

自「鋼穴」以來,這是我看的第四本艾西莫夫,除了「醜小孩」其他三本都是早期的機器人系列,雖然看得不多,但每次總能讓我津津有味的一口氣看完,在本書中,人類代表貝萊警探的複雜思考和機器人代表丹尼爾的機器人邏輯,比起鋼穴裡要更能看出其中的分別,看著貝萊利用機器人的法則欺負丹尼爾,好笑之餘也更讓人期待接下來的續集兩人再相見時擦出的火花,和他們兩個各自的再進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imei 的頭像
seimei

任性逍遙

sei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